您当前的位置> 文化

“反转剧情”频发背后的自媒体乱象

2020-09-03
00:08
大连晚报
0

  这两天,前央视主播张宏民被一些自媒体恶意消费。只因一张一个人吃雪糕的照片,他被“打造”成了“无儿无女”的“失败者”。今年以来,特别是疫情期间,热点舆情反复上演“反转剧情”,“吃瓜”群众看得津津有味,一些传统媒体人士则自嘲:“且让新闻飞一会儿。” “反转剧情”的背后,是愈演愈烈的自媒体乱象。

  前央视主播

  被流量生意恶意消费

  据国家网信办有关负责人介绍,如今,存在部分网络账号为获取流量和广告进行恶意营销,或无中生有造热点,引发社会恐慌;或冒用权威人士名义,发布谣言误导公众;或炮制耸人听闻标题,引发群体焦虑和不安……这些行为扰乱了正常网络传播秩序。正是此类自媒体账号为“引流”获利唯恐天下不乱,故意用失实信息煽风点火、制造舆情。

  8月29日,一段仅9秒的抖音视频,把沉寂多年的前《新闻联播》主播张宏民硬生生拽回到了人们的视线,“一心忙事业连恋爱都没谈过”的描述瞬时引爆讨论区,安享晚年的张宏民一下子成了部分网友眼里“无儿无女”的“失败者”。

  视频发布7小时内,收获了55.9万的点赞,评论近4万,“张宏民”三字也上了抖音的热搜,话题热度还在进一步发酵。

  尴尬的是,这张“街头吃雪糕”的照片并不是“新”闻,7月12日,就有网友在社交平台晒出了这张偶遇照。

  照片中,张宏民身穿休闲短袖,下半身搭配了一条黑色裤子,坐在长椅上吃冰淇淋,整个人看上去放松、接地气。

  但到了部分自媒体的手里,就成了“太落寞”“尽显凄凉”“59岁依旧单身一人”。彼时,此类标题已经刷了一波屏,没想到一个月后,同样的内容“换汤不换药”卷土重来。

  而其实,此类文章早已是“年更贴”:2018年,锻炼的张宏民被说“57岁依然没有结婚”;2019年,饭局和别人合影的张宏民被说“58岁仍孑身一人”,今年,吃冰淇淋的他自然也没有躲过。

  且不说这种“狗血”标题为了吸引眼球无下限,况且,低调的张宏民并未在采访中透露过自己的家庭生活,也未见公开资料中对其感情生活有描述,所以此类“凄凉”的说法也包含着偏见。事实上,除了去年现身某医药活动会场和一些小的商业活动外,张宏民已经很少出现在观众的视野中。

  制造“爆点”

  伪造嫁接、脑补细节、带节奏评论

  今年5月,一家自媒体发文说,牧民反映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西乌珠穆沁旗的草原被污染多年无人问津,同时配发令人触目惊心的航拍视频和图片。然而,环保部门实际调查结果却与自媒体反映的内容大相径庭,原来自媒体的视频是经过特殊处理的。

  “这是当前一种典型的造谣方式。”江苏省公安厅网安总队监控支队有关负责人说,从造谣的内容来看,以往的谣言大都是一段文字,现在升级了,不仅有文字,还有图片、视频来“佐证”。不过这些图片、视频大都是嫁接或伪造的。

  这位负责人还告诉记者,今年早些时候,在新冠肺炎疫情初起时,有网民发帖称,3具尸体躺在武汉红十字会医院内一上午无人问津,也配发了现场视频。然而,调查证实,视频是很早以前的视频,反映的事件与疫情毫无关联,捏造者对视频进行了重新配音。

  “脑补”是当前网络谣言的另一个惯用伎俩。江苏省公安厅网安总队有关负责人介绍,这类网络谣言多以热点新闻事实为文章主干,然后杜撰各种细节进行渲染,文章虚实参半,比之以往的纯粹捏造,让人更加难辨真假。

  今年2月,原南京医学院“3·24”强奸杀人案告破引起关注。案件告破第二天,南京公安尚未披露破案详情时,一篇“脑补”式“报道”却率先在朋友圈、微信群流传开来,点击量迅速突破10万+。

  “报道”详细披露了案件侦破经过,称受害者的师兄通过关系搞到遗留在受害者体内的嫌疑人精液DNA样本,分发给群里的各位学长学妹,然后借疫情检测之机各种比对,最终比对上嫌疑人舅舅,继而又通过Y染色体找到嫌疑人。

  “报道”有鼻子有眼,各种细节让人不由得不信。可是,经南京公安核实,这是一篇地地道道的虚假报道。文中嫌疑人姓氏、年龄都对,破案也的确是依赖Y染色体基因图谱技术,但其他破案细节都是杜撰的,既不是受害人师兄的功劳,也不是从舅舅找到嫌疑人,而是南京公安28年盯案不放、不破不休的结果。事后,南京警方召集媒体紧急辟谣,可仍有不少民众半信半疑,甚至说警方在抢功。

  “带节奏”的评论,也是一种升级的造谣方式。这类网评紧跟热点,听起来义正辞严,然而其引用的事实、数据并不真实,而是根据制造噱头的需要,故意歪曲事实,将读者观点带偏。

  最近发生在南京的“寒门大学生偷外卖”的反转舆情,就是这样一个典型案例。最初,警方通过多家媒体发布信息,交代了当事人是某公司职员,说明了偷外卖是因为自己的外卖被偷,起了报复之心。然而,一些自媒体的评论,抓住“考研大学生”“家中其他3姐妹辍学”的细节大做文章,最终演绎成“寒门大学生因饥饿偷外卖被刑拘”,将一个普通刑案硬生生推上热搜。

  不良自媒体

  在手段、技术上

  不断翻新

  一些基层网信办负责人告诉记者,为应对网信部门监管,同时更多获取网民点击、转发,一些不良自媒体在手段、技术上也不断翻新,让网信部门疲于应付。

  最典型的是“转世号”,一再造谣却封不了。江苏省公安厅网安总队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一个名为“微客铁汁5”的账号曾多次在网上造谣,被相关平台查封多次,但每次查封后,更改一下账户名最后的数字,就又“复活”了。疫情期间,这一账号因造谣再次被查封,已转了“5世”。

  更胆大的是,还有自媒体为了让谣言更可信,竟冒充警方账号。不久前,江苏省无锡市公安局破获一起网络水军案,相关涉案团伙控制的公众号达200多个。这一团伙将其中一个公众号伪装成警方的账号,取名“警花说事”,头像也换成一个穿着制服的女警,让很多网民,包括网信部门,误以为这就是一个警方的公众号。

  江苏省网信办有关处室负责人告诉记者,最近出现一种新的自媒体造谣方式,一些内容与标题严重不符的恶意“标题党”链接在微信群、朋友圈频频出现。调查发现,此类不良信息竟是通过锁定IP地址、GPS、手机号码等方式确定位置信息,动态转变标题,诱导读者点击,通过“蜘蛛池”等引流技术跳转至各类非法暗链地址,最终达到非法获利的目的,严重扰乱属地网络传播秩序。

  “针对传统的网络谣言,许多网民已经有了一定抵抗力,然而这些变异的网络谣言更具迷惑性。”江苏省公安厅网安总队相关负责人说,特别是一些不良自媒体、网络大V逐利“粉丝经济”,将大量境外谣言“倒灌”至国内,将商业利益与政治目的交织在一起,严重危害社会稳定。

  纵深

  “反转新闻”

  何时休?

  “反转新闻”何时休?自媒体究竟该怎么管?一些专家指出,传统媒体机构对其从业人员一般都要进行专业培训,发稿前都有相应的把关流程,追逐舆论热点的同时,坚持新闻的真实性、准确性。自媒体则不同,它搭建在一些社交网络平台之上,将话语权给了个人,而每个人的文化层次、道德观念、个人利益诉求都不一样,又缺乏专业培训,规则和底线意识不足,各种谣言自然层出不穷。

  一些业内人士和基层网信部门人员建言,首先,应当强化自媒体服务平台的主体监督责任,增加其失职监督的责任成本。二是强化网络自治。三是要对广告联盟进行治理。一些基层网信办工作人员认为,自媒体制造谣言,目的在于获取流量,进而获得广告分成。需要推动广告联盟的治理,从根上遏制网络谣言。四是进一步加大对造谣信息发布主体的处罚力度,尽快建立失信黑名单制度。

  “舆论反转事件频频发生,除了反映出自媒体须加强业务能力,也暴露出社会层面存在的媒介素养与法治意识不足问题。”重庆大学新闻学院教授刘海明说,“在当今这个‘人人都有麦克风’的时代,只有在提升公民媒介素养的同时提升法治意识,才能真正缩短自己与真相之间的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