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大连新闻

尿毒症患者可就近透析

2019-09-03 00:07 大连晚报

  对于尿毒症患者而言,用每周3次的透析来维持生命是无奈的选择。以前,大连近6000名血透患者必须到大连各大医院去透析。随着国家卫健委将血液透析中心、医学影像诊断中心等四类医疗机构,定义为“可独立设置的医疗机构”,独立的血透中心开始陆续投入运营。近日,记者从大连卫健委了解到,大连已经批复了3家独立血透中心。随着“血透社区化”时代的到来,更多患者在离家不远的血透中心内就可完成治疗。

  位于机场附近的大连肇麟血液透析中心是大连审批的第一家独立血透中心,刚刚运营满一年。作为下沉到基层的血透中心,这里多数以半径5~8公里的患者为主,他们的第一个患者,就是路过这里推门进来的,当时中心还在装修。一位患者表示,泡崖周围大医院较少,以前需要坐车一小时到大医院,大医院的透析机比较紧张,去晚了就得往后排,而就近透析方便多了。记者了解到,近两年,在大连工商部门注册的血透中心有7家,未来随着更多独立血透中心投入运营,血透中心主城区集中,周边地区比较缺乏的状况,将得到改善。

  不设在医院内的独立血透中心如何让患者放心?据了解,血透中心的质控、院感始终是头等大事。目前,大连的独立血液透析中心统一纳入大连市血液透析质量控制体系,另外,独立透析中心应当与至少一家具有血液透析急、慢性并发症诊治能力的二级及以上综合医院建立协作关系,建立双向转诊绿色通道。

  新闻延伸

  30岁小伙在透析中等待肾源

  “夏天是比较难熬的,口渴总想喝水,实在渴得厉害,就在冰箱里找个冰块含着。”从26岁开始透析,这是张岩(化名)开始透析的第4个年头了。“得病后,大口喝水是不可能的了,怕加重心脏负担引起心衰,喝水都要被严格限制,以前是咕咚咕咚喝水,现在一口得分三次。”张岩告诉记者,他是在一次常规体检中发现了自己有肾小球肾炎,一发现情况就非常重,已经到了需要透析的地步。

  “我根本接受不了,和我妈抱头痛哭,间隔一天透析一次,一躺就四个小时,我还这么年轻啊!”现在,张岩一边透析一边在等合适肾源。在大连肇麟血液透析中心,一位患者在透析9年后,终于等到了肾源配型成功的好消息,对于透析这么久的患者是非常不容易的,今年7月,他刚刚跟另外两个病友在大连市友谊医院做了肾移植手术。

  大连市肾脏移植中心主任、友谊医院肾移植科主任胡志林告诉记者,一家透析中心同时有3位患者做肾移植手术,还是挺少见的。记者了解到,自2016年后,大连器官捐献人群数量有所增加,近几年大连每年完成的肾移植手术都在增加。但相比正在等待肾源的人群,缺口还是巨大的。现在全国一年能做1万多例肾脏移植手术,中国大约有30万尿毒症患者在等待肾源,30人中大约有1人能等到肾脏。现在,大连等待肾源的患者都在网络做了登记,在全国范围内配对,一旦配型成功,就可以随时准备手术。  

  痛风患者需防痛风肾

  根据2012年公布的《中国慢性肾病流行病学调查》数据显示,我国18岁以上成人慢性肾病发病率高达10.8%。

  近年来,随着糖尿病、高血压、痛风发病率的升高,相当一部分人出现糖尿病肾病、高血压肾病、痛风性肾病,透析往往是终末期肾病患者没法回避的求生选择。大连人普遍爱吃海鲜配啤酒,导致痛风比例增高。很多人只知道,痛风患者尿酸高,严重者会出现痛风石,脚疼得不能走路。其实,痛风更严重的问题是痛风肾,也可能肾衰。

  医生建议,高危人群要注意肾脏病早发现,常规尿检、B超检查、血液化验就可以帮助发现问题。

  本组稿件本报记者霍然

城市活动More

  • NEW
  • 2009年9月19日,中国(大连)国际服装纺织品博览会开幕当天,会场入口处的一块大屏幕上,股神巴菲特为大杨集团成立30周年录制的一段祝贺视频一直在循环滚动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