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大连新闻>社会

年味 在接到儿子的一瞬间浓了

2019-02-11 00:01 大连晚报

  跟儿子聊天,没有主题,漫无边际。

  跟儿子聊天,没有主题,漫无边际。

  想当年, “四大扯”在滨城球迷中名号叫得特别响。但如今,“四大扯”已经成为遥远的记忆。“四大扯”之一的“海扯”徐连君,如今则专注于每日在他的微信圈里进行《徐连君说》。

  进入腊月,《徐连君说》就开始介绍起老大连的年夜饭。四个凉菜,六个热菜,取四平八稳、六六大顺之意,凉菜和热菜加起来,就是十全十美。每道菜的原料加烹饪方法都非常详实,有人打趣“隔着手机屏都能闻到菜香。”可是,当有人问他啥是年味的时候,他却王顾左右而言他。直到看了大年三十的《徐连君说》大家才明白他的心思:

  昨天下午在机场接到儿子徐驰的一瞬间,突然感觉到年味浓了!

  这几天老是听朋友抱怨说,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了,都腊月二十八九了,还没感觉到要过年。特别是今年,怎么没有过年的样子?

  说起来还真是的,小时候快要过年的时候,家家户户都忙碌着“走油”,那种炸鱼,炸麻花,炸萝卜丝丸子的味道,在天地间弥漫着,仿佛香甜了整个世界;孩子们把一盘一百头的小鞭(爆仗),放在热炕上的褥子底下“炕”,以去除小鞭中的潮气,然后拆散了,准备年三十晚上放。过了小年以后,舍不得却又忍不住拿出来几个一个一个点燃后,抛向远处,那“啪”的一声脆响,炸的我们稚嫩的笑声,在寒风中飞扬;洗澡、理发、试穿新衣服,是大人和孩子们过年前的必修课……那个时候虽然物质匮乏,大人孩子们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现在物质已经很丰富了,不知道为什么幸福感却远离我们而去,感觉过年只是一个“黄金周”而已。年味,也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

  差不多十多年了,我能够感觉到快要过年的滋味,就是盼望漂泊在外的儿子回家的那一份牵肠挂肚的思念。思念,是一种情感,看不见,摸不着,却很折磨人。

  不管儿子什么时候回来,也不管是不是要过年了,只要儿子回来了,我都会有过年般的喜悦和幸福感。

  儿子和女儿的最大区别,就是儿子可以陪着我去洗浴。当爷俩赤身裸体在洗浴的间隙,泡一壶茶,边喝茶边聊天,那种坦诚,那种没有一点遮掩的情感,是没有儿子的人永远感觉不到和无法理解的。

  儿子徐驰昨天下午回家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请我到经常去洗浴的那家洗浴中心洗浴。要过年了,需要搓澡的人排着长长的队伍,我身上本来就没有多少灰,所以就放弃了排队搓澡。儿子徐驰却坚持要给我搓,虽然有些笨手笨脚,我却感到从外到里的舒服。照例是一壶茶,照例是两个男人一丝不挂的促膝长谈。一晃,三个小时过去了,该穿上衣服回家吃饭了……

  《徐连君说》里的年味充满了温情:年三十的早上,看着儿子和女儿在门口贴女儿书写的秀气的篆书字体的春联,忽然就想起来那句“千家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的诗句,感觉春的气息已经扑面而来。哥哥跟妹妹开玩笑说:“你写的小篆没有多少人认识。到了你领男朋友来家的那一天,老爸肯定会让你的男朋友站在门口,先念出春联,然后才能进家门。否则,你男朋友就得向后转了……”女儿瞄了我一眼说:“老爸真能干出来这样的事儿……”

  《徐连君说》里的年味有种无言的父爱:今年的春节,我们全家人哪儿也没去,就宅在家里。儿子一年差不多就能回来一次。前几年他在四川人民广播电台主持一档音乐节目,大年三十晚上还要上节目。去年他在澳大利亚布里斯班工作,春节也没能回家过年,缺少了儿子的年,我感觉年味儿就会淡薄了许多。

  我们都很珍惜今年这个难得全家人团聚在一起的春节。女儿在认真备考研究生的校考;大胖媳妇除了侍弄她的那些花草之外,就是夜以继日的追她的穿越小说;只有儿子跟我喝茶聊天。谈历史,谈哲学,谈音乐,谈文学艺术……没有主题,漫无边际。

  今年的年味我感觉很浓很浓。年味的浓淡,其实就是一种感觉一种心态。情浓了,年味就浓了。心快乐了,年味自然而然也就更浓了。

  不论在哪里,有了亲情的陪伴,年味就氤氲开来。

文本报记者韩顺兆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城市活动More

  • NEW
  • 连续一周的强冷空气,并没有冷却大家对我是亚洲天使暨第14届瑞丽模特大赛的热情。
  • HOT郑怀宝篆刻《心经》展
  • 怀宝先生的篆刻作品,不仅表达了他的艺术追求,也从某一个侧面反映了他的审美情趣。